OA办公

【重庆日报】大年三十的新生儿监护室

发布时间:2019-02-05来源:党办已浏览:35次

重庆日报客户端讯(记者 李珩)18个新生儿、2名医生、4名护士,这是市中医院新生儿监护室在大年三十这天的“配置”,他们要怎么过年?2月4日,记者走进监护室,体验这里不一样的新春佳节。

123456_副本.jpg

▲记者 崔力 摄

早上8时 查房

当天早上7时30分,当很多人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,27岁的住院医师杨雪已出现在新生儿监护室里,与准备下夜班的同事进行交接。

经过允许,记者与杨雪一起进入了监护室。由于是封闭式病房,记者被要求穿上消毒隔离衣、鞋套,戴上一次性帽子、口罩,一切准备就绪后才能进入治疗区。

8时整,和往常一样,杨雪和同事开始查房。记者看到,新生儿监护室被分为两个房间,每个房间内都摆放着十个左右的保温箱,保温箱旁边还放有呼吸机、监护仪等仪器。相比其他儿科病房,这里最大的不同是安静,除了偶尔有几声啼哭外,更多的是监护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。

“哭和笑,这些情绪表达方式,大多是健康孩子才有的。”杨雪说,“住在新生儿监护室的孩子多有‘硬伤’,要么早产,要么急性起病。”

杨雪来到其中一个保温箱前,将搭在保温箱上的布掀开,一个足月男宝宝正在“手舞足蹈”,与隔壁几个安安静静的小邻居完全不同。“这个宝宝有窒息病史,你看他的小手,死死捏着拳头不肯松开,这是肌张力过高的表现。”杨雪打开保温箱,拉了拉宝宝的小手,以测试宝宝的反应,并在本子上记录下宝宝的症状。

查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查完房,杨雪坐在电脑前开始调整用药。记者看到,在杨雪手边有一个计算器,“我每天都要和计算器打交道,因为除了要监测患儿的心电图、体温、心率、血压等生命体征变化外,每个孩子每天该补多少液体、喂多少奶,我都要根据胎龄、日龄、体重、前一日的出入量、需要补充的热卡进行仔细核算,不容有半点误差。”

因为在新生儿监护室里,出生2000克的新生儿算大的,孕周出生28周的新生儿算晚的,新生儿危重疑难程度可见一斑。

下午16时 插管

时间转眼到了下午,杨雪手里的活儿也没见少。

“早产儿,胎龄34周,1780克,呼吸困难,需转新生儿监护室。”16时,一名患儿被紧急送到新生儿监护室,还没等记者反应过来,杨雪和同事已经冲到患儿跟前。

经过仔细检查,杨雪决定对患儿紧急进行气管插管术。对于一名体重仅有千余克的婴儿来说,插管风险较成人大很多,稍有不慎便会对患儿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杨雪与同事紧密配合,小心翼翼地将导管置入患儿气管中。在短短的10分钟时间里,紧张的气氛一直弥漫在整个病房中,经过众人的努力,导管终于到达指定位置。在确认一切指标正常后,杨雪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在这里,类似的抢救和治疗几乎每天都会进行,对于我们来说,已成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。我们的工作就是和死神正面较量,所以在这里,我们工作时精神必须高度集中。”由于手里的病案还有很多,杨雪顾不上与记者说太多,便再次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。

傍晚19时 年夜饭

渐渐的,天黑了下来,该吃年夜饭了。可给宝宝喂年夜饭,却是技术活。

宝宝的年夜饭是奶和儿医中心营养师特配的营养剂,但每个宝宝的吃饭“习惯”都不太好,常常制造紧张气氛。

1床的安安(化名)只有2公斤,住院已经有半个多月了,可她还是不会调配吃奶和呼吸,一吃奶瓶,鼻子就不呼吸。吃着吃着,整个脸都紫了。“这里的孩子喝奶都容易脸色发紫。”护士周梅抱起安安,给了一点氧气,然后将她放在肩膀上,一边轻拍宝宝背部一边“委屈”地说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?我好伤心哦。”

过了5分钟,安安的小脸就又恢复红润。

另一边,宁宁(化名)吃完了25毫升奶,似乎还没饱,一直张着嘴用力地哭,但她的声音太小了。护士吴家红时不时去拍拍她,对她说:“不能吃了呀,再吃小肚子要鼓起来了。”

喂完这个再喂另一个,说是年夜饭,其实宝宝们每隔3小时就要吃一次,每吃一轮,就需要花费至少1个半小时以上的时间。

傍晚19时,杨雪的电话响了,打电话的是杨雪的母亲蒋雪萍,她和丈夫杨智伟特意做了饭菜送来医院,要和女儿吃一顿团年饭。

饭菜被摆在医生值班室的小桌上,有糖醋排骨、白砍鸡、香肠,热鸡汤的香味也扑面而来。

“多吃点。”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女儿的忙碌,蒋雪萍一直在给杨雪夹菜,看着女儿吃得香,她脸上满是笑容。10分钟后,飞快地吃完饭的杨雪又重新进入新生儿监护室,因为她要去换其他同事出来吃饭。

事实上,这是杨雪第一次在大年三十值班,不过她却没有任何怨言,“救治一名孩子,便是点燃一个家庭的希望,还有哪种职业能如此伟大?!”

夜深了,也更静了,新生儿监护室里却依然忙碌,这里,有对生命的敬畏,以及对无数家庭未来幸福的无限守候。

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

扫一扫就医更方便

点击阅读